關於部落格
**相簿會更新,網誌沒梗的話就不打了**船長大溺愛(p.s.我愛椰菜寶) 新圖都放pixiv
  • 104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椰菜娃娃:來一段傳奇的親情 (轉載文)

    什麼是Cabbage Patch Kids(椰菜娃娃,簡稱CPKs)?左列有美國官網連結
我現在的電腦桌布就是一張椰菜娃娃的照片。那是寫文者的桌布,我的沒有放...=_= 
這是一個用布縫製的玩偶女孩,頭顱扁圓得像一株圓白菜。 
兩隻眼睛離得很近――近到幾乎要擠在一起。 
她的頭髮是用紅棕色的絨線製成的,蓬亂地朝四面八方散開,只在靠近髮根的地方扎著兩個小小的繩結。 但是不要以為這就是所有CPKs的形象。 
   迄今為止世界上已經生產出了將近一億隻椰菜娃娃,而其中沒有任何兩隻是完全相同的。無論是髮型、膚色、衣著……甚至臉蛋上雀斑的數量,你永遠可以找到些許的不同點來――這正是CPKs最吸引人的地方所在。 它令每一個主人如痴如狂地珍愛自己的椰菜娃娃。我就是其中一個呀!! 
對這些人來說,從最初在商店的櫃檯前將娃娃“領養”回家的那一刻起,它們便不再是簡單的玩偶,而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親人和玩伴。人家也想去美國辦領養手續... 

  “很多年以前,一個叫澤維爾的男孩偶然來到一片被施了魔法的椰菜田,發現了許多自稱為椰菜娃娃的小人兒。每個娃娃都很想有自己的家,希望和親人分享愛。為了滿足娃娃們的夢想,澤維爾建立了一個叫做“寶寶綜合療養院”的地方,娃娃們在被收養之前會一直住在那裡。你願意收養一個椰菜娃娃,用自己的愛去澆灌它的小心靈嗎?” 
這是寫在每個椰菜娃娃包裝盒背面的一小段話,在這樣純潔而富有生趣的文字面前,很難想像有誰能夠抵抗得往它的誘惑。
文中的澤維爾正是椰菜娃娃玩偶的發明者。這位生於1955年的美國人全名叫澤維爾•羅伯茨,自幼喜歡縫紉和手工。 
21歲那年,澤維爾在一種德國古老縫紉技藝的啟發下,開始用軟布縫製形態各異的玩偶形象。
兩年後,澤維爾和幾個朋友一起改建了佐治亞州克利夫蘭的一家診所,並將其命名為“寶寶綜合療養院”,開始以每隻四十美元的“收養費”提供手工縫製的玩偶。 
澤維爾把這些玩偶稱為“小人兒”,這便是椰菜娃娃的前身。 

“ 小人兒”的出現在美國玩具界引起了一陣狂飆。 
1981年的《新聞周刊》、《華爾街日報》等各大媒體都報導了父母們爭相為自己的孩子“收養小人兒”的盛況。
 當時僅靠“寶寶綜合療養院”的幾條手工生產線,明顯已經無法滿足整個美國的需求。 
於是在1982年,澤維爾與玩具製造商Coleco簽訂協議。 授權Coleco生產與“小人兒”外形相同的塑料玩偶,布製玩偶的生產專利則仍屬於“寶寶綜合療養院”所有。 
與此同時,這兩類玩偶的名稱均改為“椰菜娃娃”。 

   1983年的聖誕節是個難熬的冬天。 從這天清早開始,數以萬計的父母便在超市和玩具店的門口排成長隊,等待為自己的孩子買到一隻最可愛的椰菜娃娃。 在CPKs研究家安•威爾海特的專欄“椰菜團隊”中,一位受訪者這樣回憶當年的情景。 
 “隊伍從早上五點就排得老長了。但由於外公在當地很有地位,所以人們一開門就讓他先進去了。當時每次只放進五個人,每個人只能買兩個娃娃。外公選了兩個深色的娃娃,一男一女。但他剛把娃娃們放進推車,一個女人就生生把女孩搶走了。哈。外公用手杖砸那女人的胳臂。讓她把娃娃放回去。女人拒絕了,外公就又砸她,砸到她鬆手為止。我在聖誕節那天醒來,看見旁邊有兩個盒子,上面寫著“打開我呀”,裡面裝著世界上最可愛的娃娃。外公說:‘為了這些醜娃娃,我差點把老命賠上。’不過他內心裡還是喜歡它們的。他經常一邊抱著娃娃,一邊說:‘好可愛喲!’”
 那一年被“收養”的椰菜娃娃共有300萬隻左右。

   Coleco在產品營銷方面想出了種種奇招。 每隻包裝盒裡都放上了一張“出生證”和一張“領養證”,上面寫有娃娃的出生日期和名字。
 “姓氏”一欄留著空缺,“收養者”可以把自己的姓氏填在上面,意味著正式承認娃娃為家庭一員。
 包裝盒裡同時還附有一張登記卡。 主人把它填好寄回給Coleco後,就可以在娃娃的下一個“生日”收到一張祝福卡片。 
這種營銷戰略推動CPKs的銷售額繼續暴漲,並在1985年達到了6億美元的天文數字(根據協議,Coleco產品的“收養費”必須在30美元以下)。 無數成年人也加入到收養者的行列中。
   
那一年,在美國組織的“年輕宇航員”活動中,一隻名為“克里斯托弗•澤維爾”的椰菜娃娃搭乘航天飛機,成為CPKs家族中前往外天空邀遊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一切物品都有自己的發展週期。 而椰菜娃娃的熱潮退去則更為迅速。 在那個創紀錄的1985年之後,次年CPKs的銷售總額便暴跌到2.6億美元。那一年美國抓獲了許多破產的投機批發商,在他們的家裡發現了堆積如山的CPKs。 甚至在零售環節也出現了無人問津的景像。
Coleco想盡一切辦法刺激椰菜娃娃的市場,包括製造出會講話的CPKs,但終於回天乏術。 
1988年,Coleco宣布破產,椰菜娃娃的生產專利轉移到Hasbro旗下。通過研製能夠吹笛子的椰菜娃娃,以及為更幼兒提供體積更小的型號,Hasbro收復了一些失地,但始終未能恢復1983-1985年那樣的繁榮。 
1994年,塑料CPKs的製造權又被轉賣給Mattel公司。 如今的椰菜娃娃很少再像當年那樣動輒惹來萬人空巷,但它仍然是美國社會最流行的玩具之一,經常會在零售商品排行榜上佔據著前幾名的位置。
對於80年代成長起來的一批年輕人來說,椰菜娃娃是他們童年的回憶,是愛與親情寄託的所在。

   1992年,參賽巴塞羅納奧運會的美國運動員把椰菜娃娃當作本隊的吉祥物。 四年之後,當第25屆奧運會在椰菜娃娃故鄉佐治亞州的首府亞特蘭大舉行之際,人們又一次選擇了椰菜娃娃,讓它站在五環旗的旁邊,擺出各種不同的運動姿勢。每個美國隊的奧運選手也全部“領養”了屬於自己的椰菜娃娃。 那一年的夏天,當《召喚英雄》的歌聲響起,年輕的美國運動員走在賽場上的時候,他們或許會想起許多年前,那些可愛的椰菜娃娃與他們日夜相伴的日子。

   椰菜娃娃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了美國文化的一種象徵。無數專家從各種人類學和心理學的角度去研究它長盛不衰的原因。 2000年,在美國郵政局為了紀念20世紀而發行的一套郵票中,椰菜娃娃成為代表80年代的15個形象之一。 在剛剛過去的2004年聖誕節期間,椰菜娃娃仍然在聖誕禮物的暢銷排行榜上佔據首位。 CPKs的製造商“一起玩”玩具公司表示,由於20年前“椰菜娃娃熱”中的美國孩子如今也已到了為人父母的年齡,他們會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有著與自己當年相同的玩具,以與孩子們分享自己曾經有過的快樂。

   為了適應這一需求,“一起玩”公司特別推出了以美國總統喬治•布什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約翰•克里、歌手杰茜卡•辛普森、脫口秀主持人奧弗拉•溫佛瑞為原型製作的椰菜娃娃。根據玩具雜誌《Toy Wishes》的估計,整個聖誕節期間的CPKs銷售量高達200萬至300萬隻之間。 
    在著名的
http://www.amazon.com銷售網站上,陳列著許多不同價位的CPKs。 比較便宜的“帶寵物的金發公主”只要10.99美元,而限量收藏版的“穿紅緞睡衣的非洲裔美國人”的“收養費”則為59.99美元。 而由“寶寶綜合療養院”手工縫製的布偶椰菜娃娃就更為昂貴。
   打開“療養院”的官方網站
http://www.cabbagepatchkids.com,可以看到這類娃娃的“收養費”高達170至350美元。 娃娃的“準父母”可以在這里為娃娃訂製膚色、髮型和眼珠的顏色,還可以在交納3美元的附加費用後,為自己的娃娃選擇特定的出生日期和姓名。 
   更有意思的是,這世界上專門有一群名為“椰菜娃娃收集族”的人,其日常愛好便是收集各種外形、年代和類別的CPKs,並且在相互交易中形成了精確的定價體系。 他們把椰菜娃娃的二手轉讓稱為“再收養”。 
   一般來說,影響“再收養費”的因素有年代、類型、頭顱形狀、髮型髮色、眼珠顏色、種族、服裝、包裝及附件、出售地點和製造商,等等。 尤其是1983年的大批量生產之前由“療養院”製作的那些手工娃娃,其今天的“再收養費”有時會達到上萬美元。 以下是“收集族”快速判別CPKs價值的一些原則:
 一、有著兩個酒渦和長鼻子的娃娃最為常見。 但最初兩年的產品中也有一些不帶酒渦的娃娃。 後來的產品中出現了一種帶有可拆卸奶嘴的類型,這種娃娃被稱為“奶嘴娃”,其價值高於其它類型。
 二、在80年代初的CPKs銷售熱潮期間,Coleco製作過一批專銷海外的娃娃,由於產量少而價值高。這些娃娃多數都長有雀斑,且雀斑的顏色要深於供應美國市場的品類。 其中有一款供應加拿大法語地區的型號還穿有皮毛外衣。
 三、每個娃娃的左臀部都印有簽名和日期,所用印刷墨水的顏色根據不同的年代和類型均有變化。 1983年Coleco的產品均用黑色墨水印刷,次年又加入了綠色墨水。 而在Mattel生產的娃娃身上,則有紫色、栗色、灰色等許多不同的類型。
 四、在男孩形象的椰菜娃娃中,頭髮用絨毛製成的品種較為珍貴。 而在女孩形象的娃娃中,有一種頭髮纏得密密實實,像一大塊爆米花一樣蓬開來的形象,則成為收藏族競相搶奪的對象。 不過令他們沮喪的是,這類“爆米花女孩”卻往往有著很難看的頭型。
我看過囧爆的頭形...
   亞洲地區喜愛CPK的人比較少,我搜尋到的都是香港的娃親,或在美華人; 我不是收藏家,但是真的很愛CPK,寶寶們能撫慰人心,經常心情糟到不行時,只要腦袋裡閃過寶寶圓嫩嫩的臉,心中的陰霾就一掃而空了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